•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情感人生

《我的童年》连载之二:问世之初

时间:2011-6-10 17:55:53   作者:不老草   来源:原创   阅读:346   评论:0

我 的 童 年

作者/不老草

一、问世之初

《我的童年》连载之二:问世之初

 

美丽的松花江是我国一条著名内陆大河,从长白山天池起源便奔流而下,流经吉林和黑龙江两省,最后在黑龙江的东北部同江县一带汇入中俄界河--著名的黑龙江。就在松花江的中游,有一座古老而美丽的小县城依兰县、依兰镇,小镇北面就是浩瀚的松花江,牡丹江在小城西面汇入松花江,委垦河在小城东面汇入松花江,古老的小城就坐落在三江口上。四面环山、三面环水的小城早在北宋时期就是我国北部边关重镇,是金国著名将领金兀术的发祥地,也是北宋末年徽、钦二皇帝坐井观天的囚禁之地。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的早晨,我就出生在小城西面牡丹江边一座青砖青瓦很古老的小屋里。当时我母亲是在一家姓黄的裁缝铺里当学徒工,那时侯的学徒工可不象现在,讲究人权和平等,当时流行的一句话叫学徒学徒,三年为奴,什么师傅家里到尿盆、扒火盆、烧火炕、打扫卫生等等,哪一样不给师傅家干到都不行,第一年就在干杂务中度过;第二年师傅才会让你上缝纫机学学做工活;到了第三年师傅才会让你学裁剪,平日里就连师傅抽烟袋时都得我母亲赶紧先放下手里的活计,划一根火柴给师傅点着烟袋。我的父亲当时是林业工人,在我出生前不久从依兰被调转到位于哈尔滨和牡丹江中间的苇河森工队工作,工作是非常辛苦的抬杠上棱(注),虽然上棱工作又累又危险,但收入高,因此当时虽然腿部受过伤的父亲还是选择了这项工作。后来也真的多亏了父亲在那个时候积攒下点经济资本,否则在我出生第二年时我母亲得的那场病真的没救了。我出生时父亲特意请了假在家待了几天,几天后看我们母子平安便返回了苇河,后来是我乡下的姥姥在依兰伺候我母亲到满月。我满月后姥姥也回了乡下,那时候的母亲一人带着我在依兰,起早贪黑的时间里还得去伺候师傅一家,白天还要上机干活学手艺,家中小屋里还有个刚满月的我,真是可想而知我母亲的艰辛了。后来听大人们说;我小的时候还非常闹人,必须得有人抱着不能放下,就连睡觉也是如此,一放下就醒,醒了就哭闹不止,母亲是吃了上顿顾不上下顿,经常一天只吃一顿饭,后来我会翻身了,也会爬了,母亲怕我一人在家出事,因为在我前边我还有个姐姐,姐姐出生时母亲大流血,那时的县城都没有西医,中医叫血崩,当时只顾得抢救母亲了,待母亲抢救过来时,我那才出生几天的、可怜的姐姐就夭折了。母亲为了我别再走姐姐的路,也对得起远在他乡的大山里拼命挣钱的我父亲,便放弃了还没来得及学得到什么真正手艺的黄家裁缝铺,把家从县城搬到了距县城一百多华里的三到岗乡、梁家屯村,因为我姥姥及舅舅的家都生活在这个美丽的小山村里,同时这里离我爷爷奶奶家也只有七华里。从此我便开始了我真正的山村童年生活,就在这座小山村梁家屯里,我一直生活到十八岁。


标签:我的 童年 连载 
相关评论

皖ICP备11010134号——百度统计——会员管理规则——免责声明——网站地图——xml地图——联系我们